生机勃勃的森林对气候有益。 森林生长的越茂盛,树木就能吸收更多的二氧化碳,并存储在木材和树根中。 然然而,研究表明,最大的气候益处是以可持续发展的方式,用森林原材料生产不同的可循环再利用产品和生物能源。 它不会向大气排放更多的温室气体,并且能够取代对我们的气候产生负面影响的材料和能源来源。

早在2007年,《加拿大森林研究杂志》就表明,与仅将森林用作碳储存库相比,使用森林原材料可以大幅减少二氧化碳排放量。

瑞典研究项目“未来森林”正在与 iiasa(国际应用系统分析研究所)合作开展这个主题相关的新研究。

瑞典农业科学大学副教授 Johan Bergh 正在领导“未来森林”中的气候变化减缓与适应研究项目。

“从长远来看,活跃的林业对气候有益,”Bergh 说道。 “如果任由森林自生自灭,最终它吸收了多少二氧化碳,就会排放多少二氧化碳。由森林原材料制成的产品能够取代金属、混凝土和塑料等产品,后者的生产需要更多能源。”

然而,他强调说,以可再生原材料为基础转向资源效率更高的社会将给林业带来严峻的要求。必须从经济、生态和社会的角度以可持续的方式对其进行管理。

与此同时,随着越来越多的人享受到更高的生活水平,全球对森林原材料的需求不断增加。

holmen iggesund climate change illustration

 

可再生原材料:可以在不消耗自然资源的情况下使用的原材料,例如来自可持续林业的森林原材料。

森林能承受日益增加的压力吗?

“在世界某些地区,砍伐量大于生长量,”Bergh 说道。“但在全球范围内,森林生物量的增加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北方森林生态系统。 此外,我们可以促进寒冷气候下针叶林的生长,从而增加储存的二氧化碳量,同时以可持续的方式使用森林原材料。”

他认为像中国这样的国家现在在庄园林业上进行的重大投资是一件积极的事情,利用了以前没有造林的土地。 种植这些森林是为了满足中国巨大的纸张、纸板和木材产品的生产和消耗需求。

但世界不同地区的林业条件差异很大,具体取决于气候、林业方法、所有权结构和基础设施等因素。 在巴西,树种种植五年后即可砍伐,而在瑞典,松树或云杉需要长达 90 年才能完全生长。

这些差异使确保以可持续发展的方式发展林业变得更加重要。有两个独立的国际认证体系来确保这一点:FSC®(FSC-C110018,森林管理委员会)和 PEFC(PEFC/05-33-105,森林认证认可计划)。 豪盟伊格森德同时具备这两种生态标签。

纸张、纸板和木材产品的生态标签对于产品的客户和最终消费者也越来越重要。豪盟伊格森德收到了很多有关环境因素的问题,但世界不同地区的问题各不相同。

“在亚洲,人们对非法砍伐和热带雨林砍伐问题感到担忧,”豪盟伊格森德的环境发言人 Staffan Sjöberg 表示。“我们收到的问题集中在木材的来源,以及砍伐方式是否能被社会接受。 在英国,主要因素是碳足迹,即产品生产过程中释放了多少化石二氧化碳。 在美国,人们往往想要知道纸板中是否混入了再生纤维,从而使其含有循环利用成分。”

holmen iggesund climate change illustration

环境问题也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变化。20 世纪 90 年代初,非常流行对产品从诞生到坟墓的全部环境影响进行生命周期分析。但是计算很复杂,而且很难对比不同的产品。 现在,碳足迹的测量更加成功,因为它只测量由特定产品引起的化石二氧化碳和其他温室气体增加。

“然而,业内没有计算碳足迹的统一方法,”Sjöberg 说道。“每家公司都会计算自己的生产阶段,因此对比不同的产品仍然很难。但在公司内部,我们认为该测量是衡量我们的流程是否有所改进的重要内部记录。”

自 2013 年春季以来,豪盟伊格森德的沃金顿工厂仅使用生物能源进行生产,而伊格森德工厂 95% 的生物能源均来自其自身原材料。 目标是很快实现能源完全自给自足。

“与市面上同类型的包装材料相比,纸张和纸板材料生产中的碳足迹属最低之列,特别是Invercote(壹级卡) 和Incada 折叠盒纸板,”Sjöberg 说道 。“我们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个问题会越来越重要,客户会欣赏那些承担气候责任的人。”